首页  »  人妻子女
保强的淫妻1~6

提示:以下图片来源于网络,图片中附带其他网址请勿在浏览器打开以免中毒!

   1

保强有些郁闷,接了妻子银蓉的电话,沒说上几句就被匆匆挂掉了,电话里

冒出来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你什么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

     他有些尴尬,他感觉到了周围和他一起参加节目的人脸上露出的意外,这和

其他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沒有嘘寒问暖,沒有家长里短,沒有秀恩爱般的撒娇,

他不得不将话题转到女儿身上,「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啊……你再不回来,你就

不用回来了……」

     女儿的话让他一阵抽搐,脸上一阵发干,这不是银蓉常常挂在嘴边数落他的

话吗

节目组给参加节目的人每人三分钟往家里打电话,別人都嫌三分钟不够用,

自己聊了不到一分钟,就被匆匆挂断了,他有点不是滋味,可能是妻子太累了吧,

一个人照顾两个儿女是挺累的。

     但他怎么也睡不着,看着窗外皎洁的月光,他的思绪飞得很远很远,他想像

着银蓉搂着两个孩子睡觉的样子,想像着两个儿女刚听完妻子唱得摇篮曲睡着的

小脸蛋,灯一定都沒有关,因为在家里都是他关的灯。

他来参加真男子这个节目还沒几天,就已经很想家了,一如他参加其他演出

一样,恨不得当天就结束,然而他知道为了养家煳口他必须坚持下去,即使他一

刻都不想离开家,一刻都不想离开银蓉,他要赚很多很多的钱,让妻子和家里人

过上一辈子都不敢想像的生活。这次的出镜报酬是500万。

                                                      

                                 2

银蓉看着被女儿弄裂了的右手中指的指甲,心里还在生气,刚才保强的女儿

弄髒了她的一幅漫画,那是她最爱的一幅漫画,漫画里一个戴眼镜的男人,含情

脉脉的捧着一颗心,银蓉想揪住女儿,谁知道她一熘烟就给跑了,银蓉一阵急追,

逮住了啪啪两个耳光直接就搧了上去,搧第二个耳光的时候,手指刮到了墙上,

中指的指甲就裂了,直到现在还有点疼。女儿站在墙角哇哇大哭,她也不理。

佣人噤若寒蝉的站在一边,沒有银蓉的命令,她不敢上前去安慰那可怜的小

女孩。

银蓉很不喜欢他和保强生的这个女儿,她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就有一种怨

气,这种怨气直到看到越长越像宋仲基的儿子的时候,才慢慢消减,她沒有确定

过,但她相信即使不去确定,儿子的另一半基因,肯定不会是保强的,她为她的

决定感到满意,沒能嫁给他,但能生一个下一个和他的结晶,是她这辈子最正确

的决定。

     如果不是和他,凭着保强那几百年都沒有进化的乡鄙野夫基因,能有这么优

秀的产物她不想自己优秀的基因被淹沒在一堆沒有开化的劣质基因里,再无显

现的机会,优秀就该和优优秀结合,这样才会催生出更优秀。

                                                  

                                 3

为了更优秀,她付出了很多。

     她又想他了,那个叫宋畎的男人,就是画在漫画上的男人,确切的说是保强

的经纪人,在她眼里帅过宋仲基的男人,她大学时代第六任男朋友,如果不是保

强横插一杠,也许现在她正躺在他的怀里美美的睡着了吧。

大学临近毕业的时候,面临抉择,银蓉不得不在矮矬富的保强和高帅穷的宋

畎做出决定,但她几乎就在一瞬间就决定了保强,她知道凭藉她和宋畎再什么努

力,永远得不到他们想要的生活,二流大学毕业的两个人,要迈到那样的阶层太

遥远了,炫目堂皇只能是痴人说梦,等待的,只可能是大城市里暗无天日的地下

室,朝九晚五一月领个两三千,斤斤计较的计算着花出去的每一分钱,每天除了

疲惫就是沈重,以及这重压之下不可避免的性欲减退。

她不能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不能!她必须紧紧攥住保强这支蓝筹股,不管

她愿不愿意。

作出决定的那个晚上,她不得不抱紧宋畎,安慰他:「兰博基尼会有的,玛

莎拉蒂会有的,冠希的品牌店也会有的,你喜欢的生活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

我只不过走了一条捷径,相信我这条捷径上一路都会有你。」

     宋畎却淡淡的一笑,「你的决定是正确的。」

那一瞬间,她觉得一股邪恶的快感从脚底升起,渐渐的漫过心底,为达常人

之所不能,她的违心选择,已经足以抵偿道德给她的那一丝不适,「我已作出了

牺牲,我应该得到我想得到的。」

     她这么想,她甚至有了一丝按耐不住的冲动,为可以预见的美丽生活,为可

以盡情享受的人生,为即将亲手创造的一切。特別是她喜欢的男人同意了她的想

法,她和他总在同一个频道上,

冷漠,果断,决绝,她脑海里出现了动物世界里,两只眼睛泛着幽冷绿光的

狼,在漆黑的无边的森林里相互取暖的画面,狼是宋畎的崇拜动物。

     她知道人生苦短的几十年里,能够错失的机会不多,捷径就摆在眼前,沒有

人会傻到不走。